全本文学
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暗流(1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暗流

    这一刻,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凭住了呼吸,目光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面的画面。

    能够亲眼见证彼岸花开,这世界上不知道能有几人?就连我也不由得非常珍惜眼前的机会,暗暗的集中了精神。

    随着,叶片缓缓的掉落在了那红色的土壤上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叶片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干枯,然后开始快速的腐烂,那感觉就好像是被风化的过程加快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,这鲜活的叶子便彻底的腐烂,并化为灰烬,随后便成了这土壤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诗,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花!

    随后是第2片叶子,第3片叶子…

    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长的时间,原本就不多的几片叶子,在短短的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内,全部都落入到了泥土中,随后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而我们最期待的画面也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随着花叶掉落,那鲜红色的花-蕾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缓缓的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正如同传说的那样,叶落不见花,花生不见叶。

    渐渐的,那花-蕾的顶部也随之裂开了一道缝隙,两条红色的花蕊从裂缝中探了出来,像极了破茧而出的蝴蝶。

    这画面有些唯美!

    可随着这两道花蕊的探出,那裂缝也越变越大,紧跟着便看到一条又一条细长如丝的花蕊争先恐后的从里面爬出来。

    而那一条裂缝也随之变得更大,逐渐有了被撕-裂的感觉,能够清晰的看到到里面透露出来的血红,如同那里面装满了新鲜的血液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一刻,原本唯美的画面在陡然间变得有些血腥起来,甚至是有一些恐怖,开花不再是破茧而出的蝴蝶,更像是有恶魔撕-裂了躯壳,争先恐后地释放着他们的血腥和罪恶。

    终于……

    花-蕾被彻底的撕-裂,只剩下几十上百条猩红如同触手一样红丝,暴露在了黑暗中,张牙舞爪,散发着诡异的气息,一时间竟分不清哪些是花瓣,哪些是花蕊,红得像血,仿佛每一个花瓣都被血液浸泡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彼岸花,它终于开花了。

    这朵彼岸花明显的不同于之前在长寿村见到的轮回花彼岸花,虽然只是多了轮回两个字,但是两者之间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这朵花不是轮回花,也比不了轮回花!

    只是我没有想到,即便是这样,这朵彼岸花背后,却隐藏了一个天大的秘密,甚至是我父亲的死亡,也跟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

    钟兰已经重新回到了拍卖台的最中间,只不过此时此刻,她的手心中竟然多了一个黑色的卷轴,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很荣幸和大家一起见证了彼岸花开,这将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时刻,彼岸花乃冥界之物,它的逆天功效我们之前也已经说过了,现在将展开竞拍,不过关于这朵彼岸花的竞拍方式,有两种可以供大家选择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来了兴趣,竟然还有两种方式可以选择,要是我没猜错的,应该和她手中的卷轴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这第一种方式,依旧是现金拍卖,起拍价10个亿,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个亿,价高者得!”

    “至于第2种方式,大家看到我手中的卷轴了没有?”

    钟兰突然扬起了她手中的黑色卷轴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张神秘血契,如果有人手里面没钱,又想得到这株彼岸花,那么这张契约,就是第二种方法,竞赛者只需要在上面签上名字即可,代价就是爱人的阳寿,一年的阳寿可以对应1亿的现金,同样是价高者得,如果两种方式竞拍的价格相近,那么第1种竞拍方式将无偿的服从于第2种竞拍方式,不知道大家都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整个拍卖场内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我也同样的被震撼住了,直感觉到一阵背脊发凉。

    太疯狂了,简直太疯狂了!

    竟然用活人的阳寿作为代价,来参与竞拍这彼岸花,这哪里是什么血契,这分明就是一张催命符。

    这让我不由想起了当初的林建国,想起了当初的落花洞神,那是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两者之间竟然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到底谁这么大胆?

    竟然无视阴阳两界的规矩,往大了说就是违反了天道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不由得向泰山王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显而易见,除了他应该不会有人敢这么做了,但是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呢?

    只是真的会有人拿自己的寿命来参与竞拍这株彼岸花吗。

    如果是我的话,我绝对不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起拍价就是十年的阳寿,而人的一生又有几个十年?

    毕竟,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,竞拍开始!”

    钟兰说了这句话之后,拍卖场内却陷入到了诡异的寂静之中。

    拍卖,竟然遭遇冷场。

    钟兰也不着急,她微微一笑,耐心的等待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