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于山一言不发的离开了,常曦什么都没问。

    两人回到了疗养院,于山忽然开口:“小曦,你怎么不问我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常曦笑了笑说道:“如果你想说就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于山沉默了下来,但他的拳头却握的更紧了,他简单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,常曦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愤怒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于山,尽管这件事对你很不公,但你还有我。你弟弟既然这么做了,那就肯定做好了准备,我们以后不和你弟弟来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常曦似乎根本就不在意于山那庞大的财富,在她的眼中,于山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于山拉住了常曦的手,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老二还没有一手遮天的能耐,我会去调查、申诉,该是我的,那就一定是我的,更何况,我也不能让你陪着我过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于山握紧了拳头,他不甘心啊,打拼了那么多年,结果却被最亲近的人算计,一场空,于山又怎么会甘心?

    第二天,于山开始调查银行,甚至请私家侦探帮助调查,但最后发现的确如老二所说那样,于水以各种各样的方式,“欺骗”于父、于母去进行各种“投资”,然后钱就打了水漂,最后再以复杂的形式转到了于山的手中。

    即便于山证明了这些钱的确是他寄给父母的,也没有任何用处,这些钱,于山的父母都是有处置权的,拿去参与了投资而亏的血本无归,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于水的厉害就在于他能说动于父、于母,心甘情愿拿出这些钱去进行“正当投资”,但实际上却中了于水的圈套。

    于山一怒之下甚至起诉了于水,但在法庭举证阶段,于山却拿不出什么有力的证据,于山自然就败诉了。

    “于山,我都说过了,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于水冷冷的盯着于山,脸上的表情也充满了嘲讽,其实他内心是很畅快的。从小,于水就几乎生活在大哥于山的阴影中。于山年龄比他大,又聪明,而且很孝顺,早早的便当家作主,供养家人。

    甚至在没有家庭帮助的情况之下,于山一个人硬生生的成为了武者,还在外域闯下了偌大的名声,让整个于家都脱离了贫困,成为了上层人士。

    于水却不务正业,被父母很瞧不上眼。因此,于水很嫉妒,慢慢的,嫉妒甚至就变成了恨意。于是,他就开始策划将家里的钱,将大哥于山用命换来的财富全都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虽然于水不被父母瞧的上,但他有一个优势,那就是常年呆在父母的身边,反倒是于山,为了给家里提供更好的生活,几乎几年都不回一次家。

    这就给了于水机会,他在父母面前挣表现,甚至一步步的诱导父母去投资,结果钱全都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于水有时候也很害怕大哥回突然回来,他从小就对大哥很怕,尤其是于山还是一名强大的武者,如果于山回来知道他做的事,就算于水策划好了一切,又有什么用?于山完全可以用他的影响力,用他的人脉,让于水乖乖的把钱吐出来。

    但幸好,于山在前线受重伤了,虽然没有死,但也残废了。于山再也不是那名无所不能,强大到令人绝望的武者了。

    所谓的人脉,在于山残废后,早就不起作用了。于水大笔的钱砸下去,就连武者协会都不会帮于山出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