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道尊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但一场大战并未道尊发生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祖境联盟和新武盟败亡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新武盟盟主陨落,余下新武盟成员中有人反水,余下的成员逐渐被万族一一斩杀,最后在远古龙门和不朽龙门封锁之下,他们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一战最后赢的太顺了。

    如今大战结束,看着仙齐等人聚集在一起,窦长生都有一些梦幻,感觉到不可思议,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处于梦中,现在根本没有睡醒。

    仿佛如有神助一般,轻轻松松就解决掉了这么多威胁。

    要知道不说祖境联盟和新武盟了,光是一尊尊祖境和不朽,他们单独一位都不好杀,他们要是分散天下,开始不断闹事,或者是隐藏在暗中打游击,以万族的体量是无法剿灭的,那才是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毕竟万族顾忌重重,各族本土都需要留下力量镇守,只要祖境联盟和新武盟反复几次攻击,这会牵制太多的万族战力了。

    如今说这一切不重要了,两个大敌就这样解决了。

    窦长生沉默半响,这才逐渐回过神来,知道他们胜利了,

    窦长生目光环视四方,不少人在战斗结束后,也有一些恍惚,哪怕是他们是不朽,也如同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天后和长生天还有凤轻语的身影,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们。

    符祖等一些人也消失了,基本上留下的只是十大种族之主。

    窦长生仔细寻找一番,左看,又看,却是没有看见巨人王的身影,刑天之眼开始缓缓睁开,目光环视四方,以不朽神兵的力量,成功锁定了巨人王尸体。

    对,就是尸骸。

    这一位巨人族好不容易晋升的不朽神魔,如今却是没有熬过这一场大战,已经不幸陨落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不幸,但仔细想想的话,这一幕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大战,尽管看上去很顺利,敌人都被安排的明明白白,可到底是一场关乎着天地大势的大战,参与的不朽数量好几十位,要是把祖境也算上,这基本上都差不多有百位左右了,死一些不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只是巨人王的死,窦长生认为很可惜,因为这一位死亡后,巨人族真的是一蹶不振了,哪怕是巨人族的底蕴,还能够匹敌一尊不朽,但那是大阵和其他先天神魔,这样的应对太过于呆板了。

    一尊不朽神魔攻不下巨人族,可只要对方不急,开始封锁巨人族,任何敢于离开者,立即动手斩杀,断绝巨人族和外界联系,只要时间一长,巨人族自然会衰败,最后被不朽神魔杀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而且其他种族,也不会允许巨人族继续担当十大种族,比如说是一直虎视眈眈的鲲鹏族。

    窦长生看向鲲鹏皇,能够发现鲲鹏皇神色难看,正站在一具尸体旁,这是鲲鹏族死了一尊不朽神魔,一下子让鲲鹏族的不朽数量减少了,原本非常强势的鲲鹏族,现如今沦落为普通了,也就是比商族强一些。

    这自然是不如龙族的,因为龙族有着嘲风,龙族重新抖起来了。

    窦长生又看向金乌族,这也死了一尊不朽。

    不过要是远古太阳神回归的话,金乌族依然是非常强势的种族,只是远古太阳神没心思回归。

    窦长生目光扫了一圈后,原本认为很正常的事情,此刻突然心中一突,因为窦长生发现不对,这万族一方战死的不朽数量也不少,这是一场硬仗,高端战力占优。

    如长生天,天后,凤轻语,远古太阳神,影魔,东极仙尊等等众多强者。

    这上面的不是祖境巅峰,就是接近祖境巅峰,都是祖境中的强者,凭借他们获得了胜利,可正面厮杀,打的都是硬仗,他们死了也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仔细看的话,其中猫腻重重,死的都是一些小族,或者是一些不朽金仙,这都是半路加入万族的。

    再用浅白一些的话讲,就是这一战结束后,不光是外敌没了,就是万族内部,一些能够威胁到十大种族的种族,如今也没有多少力量了。

    这也让窦长生怀疑起来了巨人王的死,要是十大种族一点事都没有,那么肯定是沸反盈天了,可十大种族中巨人王死了,这可是一族之主,他的死直接让巨人族跌落十大种族之列,这样看上去就很正常个鬼。

    自己都能够一眼看出来,其他人自然也可以。

    只是巨人王死了,吃相不是那么难看而已。

    再选择一个种族成为十大种族,也就对天下有一个交代了。

    再说接下来各族之间就是内战了,谁成为十大种族已经影响不大了,除非是万族接下来继续围杀祖境巅峰。

    这一点窦长生想了想,就直接放弃了,因为道祖动了。

    如今祖境巅峰不是敌人,反而是友军,没有他们抗住道祖,就要万族去面对道祖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处神秘之地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不朽大战不远。

    如今本来离开的长生天和天后,再一次相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后平静的注视着前方的长生天,淡漠开口讲道:“这一次见我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要是什么重要,或者是麻烦的事情,就不必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接下来要自封,如天鲸王一样消失。”

    长生天独有的声音响起:“天鲸王可以自封,他只是八难祖境,符祖也可以消失。、”

    “但是天后你不行,你是祖境巅峰,而且要比新武盟盟主这种货色,向前走了不止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放任新武盟盟主自封躲避活下去,但绝对不能够容忍天后你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他们不想自己和道祖两败俱伤后,你在暗中走出来,摘取最后的胜利果实。”

    “连万族都知道,开战先围杀那一些中立者,我们自然也晓得,也不要说自己自封,发誓绝对不会再出的言辞,我不信,他们也不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天后沉默半响,这才开口讲道:“这一次大战,太诡异了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是太顺了,这肯定有着你们干预。”

    “你出手击溃祖境联盟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因为这一些人威胁太大,尤其是那新武盟盟主跳的太欢了,踩踏着我上位,风光无限,却是不知道任何的好处,暗中都标记好了价格。”

    “但后面新武盟一事,应该是你出手,干扰了他们的感知,才让他们忽略掉了结盟仪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想不通的事情,但我刚刚想到,道祖动了,你也忍耐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武盟没有价值了,不需要他们牵制万族了,如今大敌是道祖,要集合所有力量,自然要让万族获得胜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种想法,不光是你自己,还有着道尊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也不会一点干扰都没有,就这样获得胜利了。”

    长生天认可的声音响起:“不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