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艹!

    这是不少人心中同时出现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要是此刻的新武盟盟主不死,那么绝对会喷出一口老狗血来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实在是太伤人了。

    但也指出了问题的核心。

    万族和新武盟根本没有结盟,如今联手围剿祖境联盟,这是一次突发情况,乃是一次意外。

    无数人愤怒的同时,心中却是一惊,因为这很容易发现的事情,他们竟然事先没有察觉任何不对之处来。

    这不对。

    不光是这一些新武盟成员,哪怕是窦长生也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感知仿佛是被蒙蔽了,一些细节问题竟然没有去深究,像是回避了结盟问题一样。

    窦长生心中组织了一下言语,要具体形容一下,就是因为临时爆发的战斗,把结盟仪式推迟了,但他们在符祖揭破前,竟然认为这是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力量,极力的弱化了结盟概念,让他们潜意识当中认为,哪怕是没举行结盟仪式,但也算是同盟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错误,要是凡夫俗子也就算了,但只要是一名神魔,都不可能忽略掉,但偏偏如今这一些不朽,却是没有一位发现异常,这是非常不对的情况。

    窦长生目光不由看向了符祖,眼前这一位的隐匿之符,可是有着前科的。

    仿佛是注意到了窦长生的目光,符祖坦然讲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我干的。”

    实则符祖心中却是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这窦长生真是不当人,把这屎盆子不断往自己头顶上倒。

    符祖很想说这和自己无关,隐匿之符力量再强,也不可能影响这么多的不朽,这绝对不是自己干的。

    符祖还好奇,窦长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,但如今只能够承认,背下这一口黑锅。

    毕竟他已经是成熟的符祖了,不可能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窦长生心眼小,这个时候得罪窦长生,自己偷袭新武盟盟主获得的功劳,就要全部都打水漂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功过相抵,这还算是好的,就怕,不,是窦长生这个白眼狼,肯定忘记自己的功劳,只记得自己坏了他好事。

    原来是隐匿之符。

    只是窦长生还有着一些疑惑,因为这很明显不光是隐匿之符可以做到的,哪怕是这一件事情有因有果,并不显现的突兀,只是放大了战斗带来影响,降低结盟仪式作用,但光凭借隐匿之符可以吗?

    一个疑问才出现,窦长生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因为隐匿之符具体的效果,自己根本不晓得,说是一件顶级不朽神兵,没准人家符祖还有着第二枚,或者是被符祖晋升成为了准混沌神兵的地步,再不济符祖还有着底牌。

    和魔君和青莲仙尊他们不同,符祖可是阔过,当初一度的成为了祖境巅峰,只是境界被打落了而已,开辟的符箓时代,那可是风光无限,不知道获得了多少好东西,有一些出格的本事,这也是符合逻辑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“狗贼窦长生!”

    一声愤怒咆哮响起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安排一位顶罪的,就能够蒙骗过天下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世人谁不知,这都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这一道声音才响起,余下愤怒的吼叫,突然间戛然而止,就像是被捂住了嘴巴一样,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这一尊认为必死,开始破罐子破摔的不朽被禁止声音了,而是这一尊新武盟成员死了。

    出手的却是一位浑身上下弥漫着道韵的道人,这一位道人身披八卦仙衣,手中持有拂尘,相貌掩盖于淡淡的光芒之下,无人能够看清楚对方的相貌。

    但这一位突然降临的道人,一击之下却是直接击杀了一名不朽。

    哪怕是这一名不朽,只是普通的不朽金仙,连封号天尊都不是,也借助着偷袭的便利,但对方彰显出来的实力,却是强大无比,这也衬托出来者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道人缓步向前,微笑着开口讲道:“这一件事情都是符祖做的,和圣帝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看此人已经疯了,竟然在这里胡言乱语。”

    道人走至窦长生前方十丈处,缓缓一礼后讲道:“早已听说圣帝,只是今日才成功见到圣帝。”

    “圣帝风采,实在是令人心折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介绍,窦长生就已经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道尊。

    当初外号小道祖的存在、

    这样的一尊大人物,突然间降临,绝对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对方早出现的话,绝对会让战局发生一些变化,最终走向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毕竟祖境巅峰当中,真正的强者除了称霸一个时代的那几位,最为顶级的一批,其中只有寥寥几人。

    连天后都算是二线,而丹祖自然也不行。

    但这一位道尊,绝对是和祖龙他们处于同一线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