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,哎呦喂,今天可笑死我了,这还头一回见跃民在女生面前吃瘪呢!”石川村知青点的男生窑洞里,郑桐幸灾乐祸的笑着,“奎勇,你今天带过来这妹子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丫的,点心都塞不住你的嘴?这是奎勇给我带的,你给老子吐出来。”钟跃民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吐出来的你吃么?”郑桐倒是一点儿也不虚,都进嘴的东西那有吐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奎勇,谢谢你给咱们带的点心,我可是好一阵儿没吃这玩意了。”曹刚出来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别谢我,要谢就谢跃民,其实这买点心的钱还是在京城的时候跃民给我的。”沈隆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钟跃民与秦岭并不愉快的初见面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秦岭对钟跃民没什么好眼色?原著里他俩不是一见面就对上眼了么?

    钟跃民的思绪也随着沈隆的话飞到周晓白那儿,他给沈隆的钱还是周晓白的,自从周晓白当兵之后可是一封信都没写给他,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当初分手的时候也是,虽说他原本就打算和周晓白提出分手,可没想到被周晓白先说了出来,这可把他憋坏了,当初他可是很享受周晓白对他的迷恋的,现在说断就断得这么干净,再加上今天秦岭对他视而不见,这让钟跃民开始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来。

    “跃民,今天我在知青安置办打听的时候,那个安置办叫马贵平的主任好像认识你,拉着我问了半天你家里的事儿。”沈隆提前将马贵平的事儿说给钟跃民,这样或许以后他就不用带着知青们去县城要饭了。

    “马贵平?好像听我的爸说过。”钟跃民想了一会儿,猛地一拍大腿,“想起来了,这是我爸以前的警卫员,淮海战役时候帮我爸挡过子弹,他出国参战后就断了联系,没想到在陕北又遇到了,那天我一定得去县城见见他去!”

    窑洞里顿时安静了,这阵儿大家都在一个锅里搅勺子,让郭洁、曹刚等人暂时忘记了钟跃民干部子弟的身份,现在一听到人家老子的老部下如今已经当上了干部,日后少不了对钟跃民百般照顾,这让他们再次感受到了不公。

    郭洁感叹道,“我算是明白了,人比人该死,货比货该扔,世上那有什么平等?人的地位有好多层,好比我住在一楼,跃民住在二楼,有天二楼的楼板破了一个窟窿,跃民一不留神掉下来了,这才和我刚刚拉平,要是我的楼板破个窟窿,得,我该掉地下室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钱志民也加入了讨论,“没错,跃民要是一挣巴,又顺着窟窿钻回二楼了,你小子肯定还在地下室里听蛐蛐叫呢,人呐,争不过命去,因为不在一条起跑线上。”

    钟跃民觉得这些话题很无聊,忙岔开话,“奎勇,你们那儿有几个知青?几男几女?”